•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维权论坛

规定不属于医疗事故的六种情形

时间:2015/9/18 7:50:24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阅读:93   评论:0
内容摘要:《医疗事故处理条例》第三十三条规定,有下列六种情形之一的不属于医疗事故。医学上对此六种情况下的医疗行为也是有严格规范的,只有在公认的医学标准范围内才不具有违法性,才会受到法律的保护。(一)在紧急情况下为抢救垂危患者生命而采取紧急医学措施造成不良后果的在《侵权责任法》第六十条,也对...
《医疗事故处理条例》第三十三条规定,有下列六种情形之一的不属于医疗事故。医学上对此六种情况下的医疗行为也是有严格规范的,只有在公认的医学标准范围内才不具有违法性,才会受到法律的保护。
    (一)在紧急情况下为抢救垂危患者生命而采取紧急医学措施造成不良后果的
在《侵权责任法》第六十条,也对同样情形——“医务人员在抢救生命垂危的患者等紧急情况下已经尽到合理诊疗义务”做出“医疗机构不承担赔偿责任”的规定,表明对此类情形的认定标准已有一致共识。例如:患者在治疗中突然发生心脏骤停,医生在紧急抢救时行胸外心脏按压过程造成患者的肋骨骨折,不应判定为医疗事故。因为在患者生命垂危的时候,抢救是争分夺秒的,很难要求医务人员作出全面的、非常准确的操作和把握,否则将不利于对患者的抢救。
    适用本条应同时具备以下几点:
    1.这种紧急情况限定于对患者生命的威胁,而不是对患者一般健康状况的威胁。    
    2.在抢救生命垂危的患者等紧急情况下,医务人员的医疗行为达到行业认可的相当专业水准,与其应尽的诊疗义务是符合的,尽到了合理的诊疗义务。患者的人身损害结果是因限于抢救时问紧迫的情况下,不具备进行常规检查、诊断的时间,或不能严格消毒措施,或者所处环境不具备进行规范的抢救治疗条件,又不能转院,医务人员以挽救患者生命为目的,不得不冒一定的风险或采取紧急救治措施,就地取材实施救治,或者等均限于迫不得已。如果在救治时完全可以采取更好的规范的医疗措施而不采取,却采取了完全没有必要采取的错误的医疗措施,医疗机构仍应当承担相应的责任。
    3.患者的生命危险迫在眉睫,其紧急情况不是尚未发生或仅凭主观推断的,而是已经发生和实际存在的,如果不当机立断立即采取紧急救治措施,必然导致患者即刻死亡的严重后果。
    (二)在医疗活动中由于患者病情异常或体质特殊而发生医疗意外的
    在《侵权责任法》第六十条免责规定中,没有专门对“医疗意外”情形做出免责规定。提示在鉴定中对医疗意外的判定还存在一些误差,评价还不成熟统一。真正的医疗意外必须是患者的“病情异常、体质特殊”。例如:分娩过程中产妇因脑血管破裂出血死亡,尸检证实为脑血管瘤破裂致脑出血;又如某些药物注射引起过敏反应的发生率极低,正规的药品说明书没有要求必须在注射前做过敏试验。而问诊中患者自诉无任何过敏史或家族过敏史。在按照规范注射时,突然发生了严重过敏性休克,经及时、规范的抢救措施最终不治。 
    应免责的此类医疗意外需同时具备以下几点:    
    1.医疗行为有明确适应证,属诊治病情之必须。 
    2.医疗行为符合法律法规规章和诊疗护理规范常规要求,不存在未尽相应/合理的诊疗义务的医疗过失行为,医方已做到充分谨慎细致,诊治护理达到其应有的专业水准。
    3.发生的损害结果是当时的医学科学技术所无法预料、不能防范的。
    (三)现有医学科学技术条件下,发生无法预料和不能防范的不良后果的
    在《侵权责任法》的免责条款中第六十条第三款“限于当时的医疗水平难以诊疗”的笼统规定,似或在一定情形下予以比照。
    临床上此种情形并不少见,尤其是一些无法预料不能防范的并发症即属此类情形。例如:在中药关木通有损害肾脏的副作用的认识尚未被行业认识之前,按方剂规范使用含有此种成分的中药制剂导致肾功能障碍,在当时即属无法预料的不良后果;又如:按照甲状腺癌的治疗规范和手术指征,对需行双侧甲状腺切除的手术适应证患者,术后必然发生甲状腺功能低下的并发症;再如:对腹腔感染患者正确的手术治疗后发生的肠粘连在很大程度上亦属于不能防范的不良后果,都不应判定为医疗事故。
    对诊治后发生不良后果的免责,应同时具备以下几点:
    1.医疗行为是诊断治疗所必须,有明确的适应证,不良后果是必要的诊疗护理措施所导致。
    2.医方不存在违法、违规,未尽相应/合理的诊疗义务之过错,医务人员已经尽职尽责地履行了对可能发生不良后果的充分预见义务、防范义务和救治义务,医疗行为做到了充分谨慎细致,也达到了应有的专业水准。
    3.在现有医学科学技术条件下,不良后果的发生是“无法预料”和“不能防范”的。所谓“现有医学科学技术条件”,指的是客观标准,是指相关法律、法规、规章和诊疗规范所规定的,各级各类医疗机构及相应职称的医务人员“应知应会”的标准、应该具备的条件。
    (四)无过错输血感染造成的不良后果
    “无过错输血”是指血液到达医疗机构以后,医疗机构按照法律、行政法规、部门规章的规定,处理、保管血液;按照采供血的有关规定和操作规范给有输血指征的患者输血治疗时无违法违规、违反相应诊疗义务的过失行为,而患者仍然因输血感染了其他疾病。这种情况下给其输血的医方不需承担医疗事故的责任,但并不代表采供血机构没有责任。
    对医疗鉴定来说,遇此类案件应首先明确患者输血后出现的不良后果是否为输血造成的感染;然后再分辨血液污染发生在采供血、运输环节还是医院保管、调配、使用环节。如果发生在血液到达医院之后,就要详细分析医方存在什么过错了。
    《侵权责任法》第五十九条“因药品、消毒药剂、医疗器械的缺陷,或者输入不合格的血液造成患者损害的,患者可以向生产者或者血液提供机构请求赔偿,也可以向医疗机构请求赔偿。患者向医疗机构请求赔偿的,医疗机构赔偿后,有权向负有责任的生产者或者血液提供机构追偿”。此项条款的规定主要是便于患者因医疗损害获得相应的赔偿。而患者自己并不清楚“不合格血液”到底属于什么问题、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
    (五)因患方原因延误诊疗导致不良后果的
    《侵权责任法》对此情形的相关规定是第六十条第一款:“患者或者其近亲属不配合医疗机构进行符合诊疗规范的诊疗”为医疗机构“不承担赔偿责任”的免责情形之一。患方对诊治的“不配合”可能有各种表现形式,包括:不如实反映病情或隐瞒病史;不接受医护人员检查或合理治疗措施;不按医嘱服药或私自服药;迟迟不签字、不配合治疗,延误了治疗和手术时机;术后不遵医嘱过早增加活动或进食;不服从医护人员诊疗建议私自外出或强行出院;出院不遵医嘱定期复查治疗,等等。由此导致不良后果的,医方应予免责。  
有的时候患方不配合并非有意,而是不知道如何配合治疗。这就需要医方在需要患者配合诊治的时候,尽到相关讲解告知的义务。《侵权责任法》“不配合”的表述显然比《医疗事故处理条例》“因患方原因”要具体,没有包含患方因不知情而无意不配合的情况,而特指患方“有意不配合”。这就表明,如果医方未尽相应详细问诊、详细告知的义务,患方因不知情而未能配合诊治的,医方还不能完全免予责任。
(六)因不可抗力造成不良后果的
    特指在医疗活动中,因突发的自然灾害、社会异常事件、环境事故等给患者造成的不良后果。
  《侵权责任法》第二十九条亦规定:“因不可抗力造成他人损害的,不承担责任。法律另有规定的,依照其规定”。



相关评论


版权所有:淮安市医学会